《蒙召以致于蒙福 5》倚靠上帝,不是帮忙上帝
作者: 时间:2020-06-10

◎白恩拾(牧师,台湾恩约协会理事长)

经文:创世记十六章

你是否曾经遇过别人帮忙,倒把你的事情搞得更糟吗?若是有人想帮上帝,却越帮越忙,上帝该怎幺办?这章圣经确实让我们看见,有人因为上帝的应许迟迟没兑现,就急着要帮上帝,却把事情搞砸了。

「亚伯兰的妻子撒莱没有为他生孩子 。…撒莱对亚伯兰说:『看哪,耶和华使我不能生育。』」(十六章1-2节;和合本修订版,下同)

撒莱六十五岁那年,他们举家搬到迦南地,时间一晃就十年。起初新邻居见了面会问:你从哪里来?孩子有多大?他们可能回答:「雅巍(Yahweh)我们的上帝会赐下孩子,我们在等。」但十年过去,什幺事都没有发生。撒莱如何回答这个老问题?当心理压力、生理压力、社会压力越聚越强,撒莱难免想为什幺还不能生?怪自己吧:「耶和华使我不能生育!」

亚伯兰听从撒莱  让夏甲怀孕
你是否也有相似的经验?上帝的应许赐下很久了,但是却没有出现的迹象,因此问自己:「难道是我弄错意思?」七十五岁老人的生子功能已过,是不是要透过别人得孩子呢?撒莱也许想:若我误解上帝的意思,那埃及的婢女夏甲,也许帮得上一点忙?

这个婢女是如何得来的?是在法老王抢夺撒莱时,给亚伯兰的聘礼。后来,亚伯兰离开埃及时,也把她带回迦南。婢女是服事女主人的管家,跟一般奴隶的角色不同。撒莱因此盘算:「法老的礼物给得太好了,该发挥些功能─让她做代孕母,生子归给我们吧!」

古代法律像汉摩拉比法典(主前1700年)、努斯文件(Nuzi Text,主前1500年)等,都记载了这一风俗和规矩。「上帝要赐孩子,但我不能生。夏甲的出现,是否就是为了成就上帝的旨意?」撒莱提议让夏甲代孕,亚伯兰就「听从了撒莱的话」(创世记十六章2节)。

古人和现代人对这故事的解释很不一样,教父屈梭多模选择从正面角度解读。他看见这对老夫妻的挣扎,也看见他们同心面对问题。他们维持和睦,为对方设想,为我们留下美好的榜样,现代读者却倾向持批评的观点看待他们。

教父给予撒莱正面肯定
屈梭多模认为,老夫妻有着共同的目标要面对:他们可不能没有孩子就死去。八十五岁和七十五岁的老人,是有时间压力的。亚伯兰在面对这个压力时,展现极大的自制和冷静。他看见妻子撒莱的焦虑,故不对太太吼叫发怒,也不责怪撒莱为何生不出孩子。

亚伯拉罕关心和尊重太太的状态,撒莱也感受到丈夫的爱,没有单单考虑到自己的处境,却忧心丈夫不能从她得孩子。所以,撒莱主动提出:让使女夏甲派上用场,帮忙代孕生子。

教父愿给撒莱正面的肯定:她很谦卑也很尊贵,把上帝的意思放在个人慾望之前。她只想到如何使丈夫得安慰,因而提出这个建议。

亚伯兰也不是为着自己的慾望去同房,更不是自己主动设想这个方法。他想到的是,若上帝的旨意不是让老僕人以利以谢继承家产,孩子又必须是从他而生才能继承,而现在撒莱老了不生,按当时社会一般作法,让夏甲做代孕母生孩子,也可以视为常识、理性的判断。教父要我们看见,在撒莱身上的谦卑无我,与亚伯兰身上极大的自制,在在都展现了他们尊贵的美德。

此外从这事件,我们看见了「上帝的不情愿」(God’s reluctance)。很多时候,上帝看似不情愿立即赐福我们,反倒把恩典延后赐予。目的是什幺?上帝要使我们以更迫切的渴望,去经历祂更明显、伟大的作为。为此,即或上帝拖延应允的时间,我们仍要按上帝的旨意来祷告和祈求。在亚伯兰得子的事上,我们看见「上帝的不情愿」,一等就十年。但背后的目的是:让亚伯兰那极大的信心,和上帝那大能的作为,都被公众清楚地看见。我们应以谦卑和信心,等候上帝的应许临到。

夏甲因怀孕轻视自己的主人
夏甲很年轻,立即怀孕了。但她看自己能怀孕,就「轻视她的女主人」。「轻视」一词在十二章3节也被译为「诅咒」。屈索多模说,僕婢常这样,得了一点好处,就忘了自己的界线和地位,变得骄傲、狂妄,自觉重要。夏甲被提升到妻子的地位,却开始欺负年老的女主人。亚伯兰为此把夏甲交给撒莱处理,藉以重建撒莱的权柄。

按汉摩拉比法典的规矩,女主人可以在使女身上做记号,使她终身成为奴隶。又按吾珥南模法典(Law of Ur-Nammu),违规者要用约四分之一升的盐洗嘴巴。我们不知撒莱究竟如何处置夏甲。亚伯兰将权柄交给她,好重建家中的秩序与和谐;撒莱才是亚伯兰生命中首应保护的对象。

故事的后半段放在夏甲身上,这也是要烘托上帝的恩典慈爱很大。夏甲逃走后,上帝的使者来寻找夏甲。这不是夏甲有特别值得怜悯之处,而是因为她怀着亚伯兰的孩子。天使呼叫夏甲的名字:「撒莱的婢女夏甲」,在所有已知的古代近东文献中,这是唯一一处有神祇来呼叫女人的名字。上帝认识夏甲的名字,呼叫她不要停留在悲情中,要转向上帝,注意上帝。同时,要夏甲也不忘记自己的身分:她是「撒莱的婢女」。

夏甲在困难中遇见上帝
夏甲即或得到上帝极大的注意,也不能否定自己的身份。保罗也是这样告诉我们:「各人蒙召的时候是甚幺身份,要守住这身份。」(哥林多前书七章20节)信耶稣后,上帝不一定立即改变我们外在的社会、经济地位;祂要改变的是我们内在生命的本质,及我们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恢复做上帝儿女的自由。但我们会为着爱人,自愿受限制,放弃个人自由。

上帝要她回到「女主人那里,屈服在她手下」,不要逃走。这告诉我们,不要遇见困难就想逃避。要服在老闆底下,或服在上帝丈量的环境中学功课,直到时间满足,释放我们离开。保罗也如此要求逃走的奴隶阿尼西谋,要回到主人腓利门身边去。上帝也愿意赐福夏甲的孩子,为他命名以实玛利,意思是上主「听见」了人的悲情。

接着,夏甲对上帝作了全圣经只有她做过的事:给上帝取名,「你是以利罗以(EL-Roi)」,意思是:你是「看得见的上帝(God of my seeing)」(创世记十六章13节)。是谁看见谁?上帝看见我?还是我看见上帝?若说「上帝看见我」,那是因祂眷顾我,看见我的悲情;若说「我看见上帝」,但上帝是不被人看见的,竟被我看见?哪个才对?可能两个都对——夏甲既看到了上帝,上帝也看见她!

以利罗以是能看见,也是被看见的上帝。夏甲看见上帝,就能回到撒莱那里,为亚伯兰生儿子。有时,困境带给我们的是很大的益处——使我们能看见上帝,也使上帝来看见我们。前提是,我们谦卑承认我们的无助和悲情,求上帝怜悯和开路——我们便可以遇见那眷顾人的上帝。

现代学者读亚伯兰的故事,喜欢带着批判的态度,我们不一定完全同意,但可有限度地参考他们的看法。撒莱的作法虽情有可原,但也给我们警告:不要试着帮上帝的忙。

旧约学者认为,撒莱主动藉使女夏甲代孕生子,想帮上帝完成祂的旨意,这作法称为「合力论」(Synergism)——上帝太慢了!我们来帮祂一把,让祂的旨意快点完成(Waltke)。合力论会带来灾难:夏甲怀孕的喜悦,很快就被混乱沖散。亚伯兰和撒莱还是要学习让上帝自己成就祂的应许;夏甲则要从顺服中得自由。我们不要帮上帝的忙,而是让上帝来帮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