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员之战》唤醒民主参与:澳洲最大的政治组织GetUp
作者: 时间:2020-06-10

在2004年末,从1990年代中期就担任澳洲总理的约翰.霍华再度成功连任,这是他第四度当选总理,许多澳洲人对此感到失望,包括《动员之战》作者杰洛米在内。霍华让澳洲参与伊拉克战争,拒绝对澳洲原住民过去受到的不公义待遇正式道歉,支持把包括小孩在内的数千难民拘留在外岛拘留中心的政策。

不是所有人的观点都与杰洛米相同,霍华诉求澳洲文化中坚定的传统主义者和本土主义者,他是个非常精明的政治人物。连续四次当选总理后,一些权威人士说他所向无敌,反对党澳洲工党混乱无序,许多对霍华的1950年代「白麵包」(white-bread,指50年代白人至上主义)愿景感到不安的人,在此时几乎到了放弃的地步。

耶诞节过后不久的某天,杰洛米和友人大卫.麦登一起坐在雪梨邦代海滩构思一项计画。大卫和杰洛米曾经一同就读哈佛甘迺迪学院研究所,在美国时曾参与反伊拉克战争运动一年,在那一年间,他们开始实验各种新力量,例如数位行动主义和群众募资,这些工具后来改变了美国的政治。

他们多年来参与澳洲的大型抗议活动,例如和数十万人一起走过雪梨地标的港湾大桥,呼吁和澳洲原住民和解。但是激情过后,大家解散回家,一切很快恢复往常。大规模动员组织的真正挑战不在于号召人们来一场热烈的抗议,而是设法一再引导这种热情。

这是两个从未加入任何政党、没有正式政治人脉的二十几岁年轻人的宏大目标,但他们的一大优势就是太年轻而不谙人情世故。

于是,杰洛米、大卫,以及友人亚曼达.塔特索在2005年8月共同创立GetUp组织,致力于唤醒民主参与。

他们推出一个电视广告,张扬地宣布澳洲人「将展开一项运动」,虽然在当时这个运动只不过是杰洛米的姊姊和七岁外甥女一起拍摄了这个广告,不过他们打从一开始就相信,只要赋予稍多一点的希望和稍多一点的自主,澳洲人就会站出来。杰洛米的姊姊在广告中的台词总结了他们希望激发的行为:「我不会放弃(giveup),我会站起来!」

GetUp呼吁人们採取一个简单行动:在线上写信给你的政治人物。它在网站上提供的线上工具(在当时是个新颖的东西)让澳洲的老百姓可以很容易地写电子邮件给他们的议员,这比写传统信件更为容易(在当时人们能够和议员接触的主要管道是透过传统信件)。它甚至帮助不知道所属选区议员是谁的人们查到资料,避免延误时间。

人们的反应很热烈,几天之内就有数万名澳洲人使用线上工具写信给议员,陈述他们关切的议题,并且加入GetUp。

更重要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霍华政府和其盟友新闻媒体大亨鲁柏.梅铎所拥有的报纸对这些行动很感冒,执政党议员安德鲁.罗布在全国性电视节目上谴责这项运动,「议员办公室收到大量电子邮件,他们很生气,直接删除。」他说:「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这是垃圾邮件,这是垃圾邮件!」

对澳洲人有所了解的人应该会知道,把选民写给他们选出的议员的信说成是垃圾邮件,恐怕令人笑不出来。更糟的是,政府当局对GetUp发动几波调查,并且试图关闭它,向中央选举委员会检举它,更离谱的是向反托拉斯当局告发它。讽刺的是,这一切反制行动反而大大提升了GetUp的信誉,人们开始认为这组织可能真的会对既有政治秩序构成威胁。GetUp的线上捐款大增,新会员涌入,一项运动于焉诞生。

GetUp继续壮大,达成了两年前非常难以期望达成的成果。到了2007年的联邦大选,该运动已经壮大到在霍华本身选区拥有数千名会员,最终霍华不仅在寻求连任总理中败选,也是澳洲近百年来第一位失去众议院议员席次的现任总理。在GetUp首任执行总监布瑞.所罗门的运筹帷幄下,该组织成员以空前人数在霍华的选区当起志工,挨家挨户拜访选民,游说变革,在选前和选举日达到18万7,000次的选民接触。澳洲再现积极的政治参与。

GetUp创立后影响了几次重大选举的结果,促使澳洲最高法院作出判决,以建立新的宪法保障投票权,帮助通过保护难民和环境的立法。该组织的运作资金主要来自会员的小额捐款,总计达到数千万美元,有报导形容它「堪称澳洲最重要的公民社会角色」。

澳洲保守派评论家尼克.凯特认为这个组织对既有政治秩序造成的颠覆影响:「GetUp之于政治界,犹如Uber之于计程车业。」今天GetUp是澳洲最大的政治组织,会员数比澳洲所有政党的党员总数还多。从两个年轻人在海滩上的构思,到现在超过100万名澳洲人自称为GetUp成员。

建立新力量群众的五个步骤

GetUp可兹例示如何在新力量世界建立群众,并且如何维持这股力量超过十年。GetUp创立之初是早期的数位行动主义实验,现在运动建造者可以使用的工具和战术已经大幅扩增,但是也更难突破,因为现在大家都在试图号召群众。不论你是想寻求入选当地学校理事会,或是发起一个线上社群,或只是想为你的新事业建立口碑,可以使用下述五个步骤来发起和壮大你的行动。

步骤1:寻找人脉连结者

我们把这个族群称为「人脉连结者」(connectedconnectors):那些有相同世界观、彼此连结、在人脉中具有影响力的人。对任何新力量运动而言,辨识与培养正确的人脉连结者往往能造成起飞或无疾而终的差别。

步骤2:打造新力量品牌

每一间公司或机构必须很早就制定其应该呈现何种面貌的重要决策:必须有个名称,确立视觉形式或肖像,琢磨如何对消费者或客户说话的「声音」。这些元素定义其「品牌」,也就是产品或组织在世界上的外观、声音,以及感觉。

步骤3:降低障碍,开闢坦途

若你是运动人士,你的声望取决于你冒了多少险,为运动理想抛头颅洒热血的人才是英雄。在早年的环保运动中,你为了抗议伐木,把自己绑在树上。这些事做起来可不容易,尤其如果你居住的地方离运动发起活动的地点很远,或者你是个行动不便捷的祖父母辈,或你只是想有点贡献,但不想从事任何激进之事。基于种种原因,许多运动往往无法扩展,通常仅限于一小群较激进的运动人士。

新力量纪元带来另一种形式的行动主义,能够比20世纪的运动更快速扩大规模,而且几乎任何人都能发起运动,包括那些没有正式组织或没有重要职位的人。这些运动可以更容易涵盖更广大的人群,包括那些过去较为边缘或是无法轻易参与的人们。

步骤4:提升人们的参与程度

研讨会社群TED善于推升使用者的参与程度。为了把人们引进门,TED邀请我们观看最引人入胜的官方研讨会TEDTalks,以及各地主办的研讨会TEDx。接着鼓励大家分享那些演讲,甚至为观众提供一个追蹤系统,让人们看到自己已经和多少人分享了TED演讲,这是提高自主感的聪明方法。

TED继续推升参与程度,邀请我们加入TED社群,以种种方式和这个社群建立附属关係,例如提名某人角逐TEDPrize,这形同鼓励我们把自己视为「TED人」(TEDsters),这是一种创造共同身分的品牌机制。

步骤5:创造风暴、追逐风暴、拥抱风暴

美国已故领导力学者约翰.加德纳说:「文明是活在一个民族心智里的一部戏剧」,他的洞察帮助我们思考新力量社群和运动如何成长。最成功的运动有一个秘诀,就是它们不仅小而持续渐进地发展,也乘着难以预料地戏剧性与紧迫性的激奋时刻而兴起。

川普就职后的华盛顿女性大游行就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例子,在历史性的失望后建立起一股新力量:未能选出首位美国女性总统,当选的新总统是长期以来有着歧视女性言论与行为纪录的一名男性。

优秀的组织者懂得利用这类时刻来壮大群众。有时候这种时刻降临至他们面前,他们的职责则是拥抱它,纵使起初看起来似乎是逆流而不是机会。有时候,他们看到外面出现一个这样的时刻,他们见机利用它来助长运动;有时候,他们凭空创造这样的时刻。

《动员之战》唤醒民主参与:澳洲最大的政治组织GetUp

书名:动员之战:在超连结世代建立、说服、引导群众,达成最佳效益  作者:杰洛米‧海曼斯(JeremyHeimans)、亨利‧提姆斯(HenryTimms)译者:李芳龄出版社:天下杂誌出版日期:2019年8月2日